欢迎进入讨说法网! 登录免费注册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张先生讨说法

2020-07-07作者:求实说法浏览:7157

检察官炮制虚假诉讼获法院支持,企业家百万房产无奈被官员强占

编者按:企业家张先生系香港、广东、西藏北斗卫星导航科技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住长沙市开福区。2004年,张先生夫妇开发并获得了长沙市盛大泽西城第4栋1801、1802、1803、1804的4套精装房产。2012年,张先生公司法律顾问曹晓彬利用工作需要的名义,借用了上述四套房产,开办了;湖南天见律师事务所和;湖南华韶律师事务所。2018年至2019年,由于张先生忙于事业,无暇顾及长沙物业。曹晓彬伺机与长沙市检察官吴莎、益阳市检察官龚宏亮合谋,上演一场;鸠占鹊巢的闹剧······

长沙市检察官吴莎强占张先生夫妇房产内幕

2012年初,曹晓彬私自安排与自己有特殊关系的吴莎住进了张先生家1801房。2015年5月,吴莎因张先生;湖南九圭投资有限公司与;湖南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承包合同纠纷案,主动提出如果张先生能将盛大泽西城第4栋1802房产以50万元的价格(房价低于市场价30余万元,外加精装费20余万元,共计低于市场价约50余万元)卖给她,她将;负责以市检察院名义提起抗诉,保证抗诉后法院判决的结果会逆转。见此,为了确保公司胜诉,张同意了吴莎的要求。之后,曹利用张夫妻间矛盾唆使张背着其夫人与吴签订了;商品房买卖合同。合同草拟后,张先生认为本合同条款不规范且改动太多不严谨应该作废,吴表示同意后,张当场把自己的那份合同丢进了办公室的纸篓(事后开庭才知吴保留了废弃的那份合同,并以此作为证据提交法庭)。2018年5月18日,吴与曹伙同另一个房屋;买主(益阳市检察院检察官龚宏亮)一起到张先生办公室对张说:;今天龚检察官给你融资,你们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给我也签订一份同样的房屋买卖合同。随后,吴为了规避自己检察官的身份,利用在长沙无购房资格的胞弟吴坚的名字签订了一份正式房屋买卖合同(然而,在法庭上,吴出具的却是张与吴废弃的那份无效合同,而不是用其胞弟吴坚名义签订的正式合同);同时,为了偷税漏税,吴坚持要和龚宏亮与张先生签订的合同一样,把2018年5月18日签订的合同时间改写为2015年10月12日。签订合同后,吴通过转账方式给了张20万元的购房订金,按合同约定剩余的30万元待张为其办好房屋产权变更等手续后再支付余款,该合同还约定吴付定金之日起两个月内张必须将房产交付于吴使用。由于张常年在外地工作的原因,不知何时,吴伙同曹私自搬进了1802房(此房至2018年11月25日仍然挂着湖南天见律师事务所的招牌)。后来,由于吴没有兑现张公司与;湖南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承包合同纠纷案胜诉的承诺,张向吴和曹提出要求其将1802房退还(因曹先前欠张上百万元之巨),吴、曹拒不退还。2017年9月,张先生将1802房产产权办理到自己名下。

至今为止,吴仍然霸占着张家的1802房。

益阳市检察官龚宏亮强占张先生夫妇房产内幕

2017年9月,曹将益阳市检察院检察官龚宏亮介绍张认识。是年底,龚趁张先生公司有融资需求之机,主动介绍其兄龚明亮(益阳市某建筑公司老板)予张相识。龚提出其兄可以为张公司融资300万元(庭审时龚明亮承认了此事),但条件是要张将盛大泽西城第4栋的1801房以50万元的价格卖给他。为了缓解公司的资金压力,张先生同意了龚的要求。2018年春节后,龚承诺到益阳去帮张融资。此时,曹骗张说:;你先把龚支付购房款(未支付)的收条50万元写给我,我才能去催龚帮你融资。随后,张就按曹的要求写下了;收到龚意诚购房款50万元的收条(曹要求日期必须写成2015年10月12日)并交给了曹。2018年5月18日,龚要其兄龚明亮以其儿子龚意诚的名义与张代签了;房屋买卖合同(该合同又是曹利用张夫妻矛盾唆使背着其妻签订),龚说为了避税和规避其检察官的特殊身份,必须将该合同的签订时间写为2015年10月12日。在龚兄弟既没有兑现融资承诺又没有支付购房款的同时,曹又骗张写下另一张50万元的收条(该收条要求张注明其中的20万元由曹代收)。之后,曹和龚一再推诿兑现融资承诺,为此,张多次要求与其解除;房屋买卖合同。殊不知,2018年6月6日,在曹的串谋下,龚与吴合伙以;房屋买卖合同有效为由,吴龚组团将张告上了开福区法院,逼迫张将房产过户到其两人名下。

至今为止,龚家人仍然霸占着张家1801房。

开福区法院、长沙市中院公然支持虚假诉讼

2018年6月6日,开福区法院在收到吴、龚两位检察官的诉状后,2018年6月12日旋即将开庭传票送达张。按照法律规定,在法定时间内以;管辖权异议为由张向长沙市中院提出了管辖权异议,要求此案在张夫妇居住地长沙县法院或者是标的物之地岳麓区法院开庭审理。长沙市中院无理驳回了张的正当请求。2018年9月至2019年4月,开福区法院先后4次开庭审理此案。4次庭审,该院主审法官刘珊均拒不接受张夫妇的证词、证言、证物,一昧听信吴、龚的一面之词。就此,在这两级法院的支持下一个虚假诉讼案被办成了;铁证如山的;铁案。尤其在执行程序上,开福区法院为了协助吴、龚强占张房产的终极目的,竟然公然违反国家新规,对张先生实行;限高,并冻结其银行卡,甚至连退休工资卡都不放过。

法律专家分析:2020年6月30日,北斗集团公司法务部召集北京五位资深法律专家针对该案进行了研讨,专家一致认为该两宗案典型的虚假诉讼、合同诈骗犯罪,还严重违纪,建议当事人向公安机关、监察部门举报,以彰显法律的威严。

热门排行
相关资讯
© 2021 taoshuofa.cn 湖南求实说法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湘ICP备18010146号湘公网安备 43010202000762号地址:北京朝阳区惠新南里二号院市长之家5层533-535室